• 2007-12-29

    煮白酒翻网络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exy-logs/12914661.html
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7147e9e010089c9.html  这位先生如今的矫情造作,胡说八道,已经令人发指......骚扰死者,侮辱文学,拐着弯抬高自己的所谓思想宝贝的身份,呸!

    从<燃烧的迷津>里的夸张,凛然,高迈,一惊一乍,到现在的饶舌,穿凿附会,卖老,自欺,想想看真是一脉相承,当然也令人惋惜.

    更搞笑的一则同样来自美丽的上海.

    王安忆写了关于文革的小说,当然我一辈子也不会去看..不过这回她回应陈思和,另一个恐怖十倍的思想宝贝,,,还是有看头

    陈说,别谈启蒙,那个年代没启蒙的条件.

    王说,正因为太乱,没人教育了,青年们才有了用自己的脑袋思考问题的可能

    偶也@

    突然觉得,<我曾侍侯过英国国王>,可以跟<色戒>一起看.虽然前者犬儒到明亮,后者凄艳.

    但真说起凄艳,<色戒>还真是不够劲的.

     在娘娘腔的时代,大家没怎么见过凄艳,可大概能猜出来该是什么样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