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5-24

    对他说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exy-logs/21515595.html

    我们是否有权利对一个不认识的逝者说话?如果是认识的,我们的权利何在,需要怎么证明?如果素不相识,从未谋面,我们该如何开口,是不是只能把他们作为一个集体来说。在这种情况下,具体了,反而更空?

    如果是更空,原因又是什么?是不是我们还是不自觉的想当然,把自己当回事儿了?因为把他们当作集体的时候,你其实还是在对生者说话。而你对具体的陌生的逝者的时候,当然读者还是生者,但你同时表明,自己能推开那扇具体的门,宣布我是可以跟你一个人单独说话的,似乎这话,更像回事。。。。。。

    怒斥?怒斥每一个像骄傲的极权主义者那样推门而入的。或者原谅?因为他或她的情绪是那么多,一晃就满地。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一进屋 2008-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