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1-07

    我错过卡佛的时候,都胡扯了些什么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exy-logs/33561946.html

    炸子马买了本译林新出的卡佛,我反而觉得不着急,就先借了他一本。以前有几篇只看过英文版,现在可以用中文看了。

    本人英语水平很烂,以前看原作的时候很吃力,就像使劲推一扇老旧的门。大学陈老师说过,好小说就应该这样,推起来有摩擦的阻力才行,一扇光滑的玻璃门是没味道的。。。。当然,我们说的是两回事。

    卡佛,奥康纳,麦卡勒斯,布考茨基,这四个名字想当初吊足了我等的胃口。奥康纳的《好人难寻》当时散见于各短篇选本,被身边的文学爱好者们津津乐道。但小说集《公园深处》后来迟迟没有再版,让人抓狂。2006年买到过她一本非常牛逼的英文版,没来得及看就完蛋了。2007年夏天老和淘到本老版的《公园深处》。借来看完,觉得重复之处颇多,没有料想中的惊喜。当然,《人造黑人》一篇还是相当厉害。

    麦卡勒斯的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也是当时某老版选本上看来的,惊为《呼啸山庄》的美国南方式精编。后来她的集子出了一本一本的,可当时自己似乎不在文学阅读的沸点上,全部没买。

    布考茨基最早是从一本过期的《中国诗歌》(好像是这名字吧,封面似乎是牛汉)上看的,只有几首,但立即奠定其在心目中的地位。后来伊沙的翻译网络出来,一口气读完。前不久还给一从未看过他的朋友推荐了我最爱的《消防员》。身边好文学口的人,大半都是布考迷,爱文学又爱喝酒的,清一色是布考崇拜者。阿黄和竖都还翻译过他。

    卡佛也是这样吧,先从早年棉棉编的个人十大里看过。然后四处推荐。但总也淘不到旧版集子。买过碧桃注的英文集,买过一本大学图书馆的原版复印,尝试借他的诗集未果,去过于晓丹的博客,还有一个专门转贴好短篇的博客,最近就是去卡佛小组,总之一直东刨西找,跟买打口一样。

    很多作家都力推过他。但提起卡佛,我第一个联想到的中国作家是朱文。没见他说过卡佛什么。但他写过《街上的人们》,写过《胡老师,今天下午去打篮球吗》,还精彩的阐述过文学和个人生活的关系。。。。。。相反,有些号称爱死卡佛的作家,小说里尽是矫揉造作,他即使再爱,又怎么样呢。

    名著与狗,都可以供矮子壮胆,但不能把他垫高。

    现在卡的中文集子也出了,心里反倒贱兮兮的陷入平静。

    对了,太宰治的《斜阳》为啥还没有再版呢。

    话说回来,这几年,关于文学的个人关键词,恐怕还得首推塞利纳。在后陀思妥耶夫斯基时代,是这个人再度让我有捶胸顿足咬牙切齿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火锅 2008-01-07

    评论

  • 卡佛今年译林还会继续再出2、3本,99也要再做一本小二译本的。我最喜欢的是那篇《需要我时给我打电话》,不过我想起不是朱文,而是妻子们为何如此忧伤。也许我联想地差得有点远。
  • 每晚睡前读一篇,昨晚刚读完
    唯一的遗憾就是太少了,译林应该出个全集
  • 推荐本最近看得好玩的书
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1926594/

    太宰治的斜阳不赖,惜别一逼烂,简直耻辱
  • 善良的乡下人够狠,记得马原重点推介过
  • 日,真是好久不关注文学料,斜阳再版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
  • 别说看了听都没听说过。我的水平还停留在我是猫阶段。好累啊,看那些令人费解的文字,不知道作者是否也真正的明白。。
  • 看了“最先进去的是瘸子”、“善良的乡下人”,认得奥康纳,基本忘不掉了。
  • 《斜阳》再版了
    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product.aspx?product_id=20368056

    现在免邮费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