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1-25

    李劲松长的有几分像Anthnoy大师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exy-logs/34312048.html

    大概有两三年了,每年春节,尤其是大年三十晚上,都得上楼喝着,然后听点来劲的,暖和的。

    比如Art Ensemble Of Chicago的Bap Tizum,ground zero的革命京剧,圣桑的动物狂欢节,法老桑德斯的karma,weather report的weather report,,,,此外必不可少的是王磊的活生声回忆录。

    去年不听圣桑,今年多了charles mingus和Anthony Braxton。至于法老,大可用Don Cherry的Mu来代替。

    Anthony和parker是在世的音乐家里最想看的两位。不知道愿望能否实现。

    Anthony的东西,可以用最俗的话来形容,感性结合理性,形式融汇内容,情感不能用冷热酸甜幽深洋溢与否来概括的。他没有coltrane和parker的神灵巫异奇妙不可测,而更像出自文明社会的结晶和升华。他的道路,倘若追随不好就容易温吞古板。大钧老师当年说coltrane晚期使用的形式有些跟不上他音乐的精神内涵。这话背后自有完整的出发点,这里不妄议。但Anthony身上,恐怕是不可能存在类似的话头吧。尽管我最爱还是coltrane。道理都是次要的,扯远了。

    在那张著名的即兴唱片中,Anthnoy来了不少简单的小段旋律,但并不是浮华褪尽回归质朴的感觉。那些稀落的,一个一个冒出来的,清晰的完成排列组合的,甚至有和谐优美之意的音,仿佛从未经历过什么,也不奔向哪里,如其本然所示。此境带来的感动,说不出来,无以复加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你每次给出的终极解决办法总是很终极,很终极
  • 去买ANTHONY BRAXTON的马赛克套装吧